大提琴

概論

bluered.gif (1701 bytes)音域

celloscore.gif (1164 bytes)

Violoncelo,cello【義,縮寫成Violone;德;法,violoncello;西,violoncello,violonchelo】大提琴的祖先,是一種被稱為 "Viola dagamba" (即古大提琴)的樂器,這種古老的樂器共有六條弦,又稱為「腿上提琴」。「大提琴」的原為"Violoncello" ,是指大型的提琴之意,今天"Cello",四條絃的音高為CGda,比中提琴低八度音。它的體積大概有小提琴兩倍,其琴身是74到76公分(29到30英吋),全長大約120公分(47英吋) 。

由於是大型樂器,所以不像小提琴、中提琴一樣夾在肩上,而是著地靠在左肩上演奏,也因為體積的關係,橋(Bridge)的弧度較大且弦與弦間的距離較遠,右手無法像小提琴那樣快速地移動到其它的音。但左手就可以不必用拇指支住樂器,必要時,可使用包括拇指在內的所有指頭來按弦,因此能產生一般小提琴和中提琴所發不出來的效果。

大提琴是直接由古代的低音維奧爾演變而成,最早製造大提琴是義大利的安德烈阿瑪娣(Andrea Amati 1530~1611)。大約出現於16世紀早期,最初被歸為提琴族中的低音成員,其名稱有basso di viola da braccio’Bass-Klein-Geig及basse de violon。Violoncino和violoncello這兩種名稱,在17世紀中業才出現。在18世紀的奧地利和德國南部則稱之為Bassetl或是Bassett。十七世紀時,大提琴尚屬伴奏樂器,最先將大提琴獨奏者為十七世紀末期義大利大提琴家加布里埃利(D.Gabrielli,1659~90)。在18世紀早期,大提琴有時會有五條絃,各調成為F1CGda音高,18世紀後期和19世紀時,它所經歷的改革類似小提琴,能產生較有力的音響效果,最具影響力的發展就是運用可調整的尾架。

大提琴在近代管絃樂中之主要任務是與低音提琴共同擔負和聲的低聲部。它所用的樂譜通常為低音譜表,但遇高音時亦可應用中音譜表,大提琴四絃的調律較中提琴低八度,為C、G、D和A音。大提琴演奏時,樂器直立在演奏者兩腿間,左手扶琴頭,用指按絃,右手持弓水平拉奏。大提琴弓短而重,琴絃亦粗,演奏時不像小提琴那麼輕快光輝,但音質頗為柔和優美,在弓絃樂器中,除了小提琴外,大提琴獨奏的機會最多。大提琴擁有廣潤的音域,能奏出比中提琴更低沈的聲音也可以發出非常光輝優美的高音,它不似小提琴的輕快,但音質卻柔和優美,正好擔任管弦樂中低沈的音域。

在十八世紀初期之後,幾乎每個作曲家都把大提琴列入演出目錄裡,如巴哈的大提琴獨奏組曲,以及海頓、德弗乍克等人的協奏曲,這些音樂家把大提琴的技巧提升到更高的境界。在弦樂器中,除了小提琴外,大提琴是擔任獨奏最多的樂器。獨奏方面,大提琴也有許多奏鳴曲與協奏曲,但以小品最易為大眾喜愛。有關大提琴合奏方面的名作有:
(1)柴可夫斯基:"第五交響曲"第二樂章,由大提琴以圓滑奏奏出了主題。
(2)貝多芬:"第五交響曲"第三樂章,大提琴的跳弓奏法在此樂章中演奏甚多。
(3)舒伯特:"B小調第八交嚮曲"(未完成)。
(4)貝多芬:"田園交響曲"第二樂章,大提琴對淙淙的水流聲表現了很好的描寫。

在弦樂團中,大提琴的位置在指揮的右側,由於演奏的姿勢特殊,不難辨認出來。
* 大提琴的外型與小提琴是一樣的,也是用木頭作成的,長的有點像是扁扁的葫蘆盒子,琴的正上面有四條琴弦,可以讓大提琴發出聲音。
* 大提琴大約是小提琴的兩倍大,三倍厚,琴弦也比較長、比較粗,因此聲音聽起來低沉很多。大提琴的下面還有一支細細長長的腳,讓大提琴可以撐高一點,方便大提琴家拉琴。
* 大提琴也是用弓在弦上摩擦發出聲音。弓長的像是一根細細長長的棍子上綁上一搓毛。
* 琴弦可以用撥的來發出聲音,聽起來是跳跳斷斷的,叫撥弦,也可以用弓在琴弦上拉過來拉過去來發出聲音,聽起來比較長長的,也比較大聲,叫長弓。
* 大提琴家演奏時,與小提琴家不同,小提琴家演奏時,是把小提琴夾在脖子和肩膀之間,用左手撐住樂器,右手拿弓,用左手手指壓琴弦來控制音高。大提琴家一定要坐著拉,把兩隻腳打開與肩膀同寬,把大提琴豎著拿靠著腳,琴弦那一面朝外,右手拿弓,左手指按琴弦控制音高。

 

 

 

 

 

 

 

 

 

 

 


構造

琴橋(Bridge)

琴橋對於音色的質感、力量...等有很重要的影響。雖然 它的體積不大,但是它的厚薄、木質、形狀、弦的間隔 、高度、弧度、洞的大小及它擺在琴上的位置,都會影 響樂器的音色,可說是最複雜的部分。而製琴師傅也需 要很多年的功夫才會學作一個好的琴橋。

琴橋正常是放在兩個 f 孔凹槽的中央,但是修理師傅有 時候會根據樂器的比例而往上或往下移動,而這時可能 也需要調整音柱,因此千萬不要自己動手!

琴橋不應該傾斜。當調音或換弦的時候,橋有可能會往 前或往後傾斜,隨時要注意讓琴橋保持與琴的面板在 90度的位置。

音柱 (sound post)

音柱是圓柱型的木頭,緊貼著琴身,對於音色很重要。一 個很小的移動都可能改變聲音,而且不能太長或太短,這 樣都會影響琴的音色。音柱太長很可能會使你的琴面產生 裂縫,太短的話可能會在你弦鬆掉時音柱也一併鬆掉。如 果你的樂器音質不好,可能需要調整一下音柱,或是換一個新的音柱。

弦栓(pegs)

當調音時你的弦栓很難轉動或是很容易滑動都是一件很 麻煩的事。很多人用很多東西,如:肥皂、粉筆、鉛筆、 等等潤滑,但大都得到反效果。因此大家就會在每根弦掛 上微調,但是這樣一來會加重琴的重量而且會使音色改變 ,看起來很外行,而且微調的螺絲因為承受至樂器頂端的 力量,很容易就壞了。大提琴是可以裝微調在每根弦,而 小、中提琴只有第一弦需要微調。

一個有經驗的修理師傅會適當地潤滑你的弦栓,不過也有 需要更新,或洞口需要改小或加襯墊的可能。通常小提琴 A弦的孔(peg hole)及中提琴和大提琴D弦的孔比較容易有 裂縫,平常自己要注意一下是否要加襯東西或是換一個新 的弦栓。一套新的弦栓可以解決你許多問題,雖然所費不 貲,但想想它們通常可以用很多年,也就不算貴了。

弓 (bow)

當不用的時候要記得鬆弓。有時候可能是因為弓毛換得不 好或者是弓毛太緊或太鬆而需要更換。通常要演出前都會 換弓毛,要記得檢查弓的頂端是否完整,弓根的馬尾庫的 弓毛是否有貼合,銀片不要鬆了平常也要注意琴盒中放 弓的扣子是否有扣上,以免傷到琴身。

 

 

 

 

樂器維修

提琴是一種脆弱而昂貴的樂器,因此永遠不要嘗試自己動手你的提琴。這除了造成更大的傷害及花更多的修理費之外,不會有任何好處。

不論是一個專業的演奏者或是學生,讓樂器保持在最佳狀況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完全正確組裝好的樂器聽起來聲音會更好,而且演奏起來也會更得心應手。

對修理師傅來說,最好是可以單獨和演奏者討論以便完全了解樂器的狀況。除非師傅完全了解琴的狀況,不然只告訴師傅要換琴橋是不夠的。只告訴師傅音不準也是不夠的。它是怎麼發生的?多久了?一直都是這種情況嗎?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天氣的關係?音色是否比以前更差?每一條弦都這樣嗎?*等等。所有有關你的樂器的資料都能幫助師傅把修理工作做得更好、更完善。

如果要徹底解決問題最好和師傅做個詳細的面談。如果你的樂器目前正在修理當中,那麼你可以請你的師傅幫你做個徹底的檢查,平常這是不另外計費的。而且你也不用去建議要修什麼。讓師傅告訴你他覺得怎樣做對你的琴最好,這是修琴師傅的責任。

如果你的樂器目前不需要修理,那麼你也要大概3 ~ 4個月讓師傅檢查一下你的琴,並且和師傅討論有關琴的任何問題。這在任何專業的提琴工作室中是對音樂家基本上不收費的服務,而且定期來檢查,會減少問題的發生和保養上的花費。

如果你覺得你的愛琴需要清潔,怎麼辦?

要簡單的清潔的話,你可以到弦樂器專賣店去買幾種不同的清潔劑,但在清潔前最好先在琴的一小塊地方試試看是否會掉漆。若是很髒的琴或是要打臘,就要請師傅來做了,因為這需要特殊的清潔與打臘技術。

如果你的愛琴已經受到傷害了,怎麼辦?

任何時候你的琴有問題要儘快讓修琴師傅修理。因為要讓一個新的裂縫早點受到最快的協助,會較容易恢復。就如同一個人生病了,需要及早就醫一般。 記住不要在修理前自行清理裂縫處,也不要去摸它,不然在修理後看起來會髒髒的。如果有任何碎片也要拾起,與你的琴一併交給師傅, 把它們黏回去會比重新做要容易得多,特別像琴角和邊緣的地方。

如何保養大提琴?

*如何檢查是否有脫膠或裂縫?

用手指關節的地方沿著琴身的邊緣輕輕的敲敲看,如果有任何脫膠的部分(會產生不一 樣的聲音,比較脆),請帶去給修琴師傅,他會用好的透明膠(水膠)來處理。許多人試 著自己修理---用白膠或強力膠。這樣做對提琴傷害更大,而且也為修理師傅增添許多麻煩。

你的指板需要修理嗎 ?

指板的某些部份有時候也會脫膠,檢查表面就可以 發現脫膠的地方。另外也要檢查指板上面弦的壓痕 ,這有可能造成雜音而且也會影響你的演奏。這時 候,指板就需要刨平或者更換。 檢查你的指板是否有下陷,可以用尺或以手指壓弦 來檢查。一般的指板與弦的高度為

小提琴:

E弦 0.5 mm

 

G弦 1.0 mm

中提琴:

A弦 0.6 mm

 

C弦 1--1.25 mm

大提琴:

A弦 1.0 mm

 

C弦 1.5--2.0 mm

名家

羅斯托波維契
馬友友的老師 L. Rose 曾舉出六位本世紀最傑出的大提琴家,其中只有兩位在其心目中是列為“巨人級“。第一位當然是卡薩爾斯,另一巨匠是羅斯托波維奇。兩人經歷背景有些相似之處,卡薩爾斯曾在酒館拉琴糊口,羅斯托波維奇也曾在放學後當木匠貼補家用,而正如卡薩爾斯當年反對佛朗哥獨裁政權一樣,蕭士塔高維奇,索忍尼辛都因羅斯托波維奇的庇護而逃過俄共的殘酷整肅。兩人在性格上同屬正直敢言的人權維護者,也都同樣獲得數打當代作曲家提贈的作品。這位在卡薩爾斯眼中“將往昔對大提琴觀念整個推翻的偉大藝術家“,不但早已接近當年的目標:“擁有皮亞第高斯基的神韻,卡薩爾斯的內涵,傅尼葉的優雅“,而且在音量的飽和度,線條的張力和音色醇厚溫暖上舉世少有人可與之匹敵。“大提琴家和角力選手很像,我們都需要足夠的力氣,細膩的技巧和正確的戰術。將力量,技術,細膩的技巧融合的過程,本身就是一種美學。如果讓我回到貝多芬時代,我會恐嚇他,直到他為大提琴譜寫三首協奏曲為止。

杜普蕾
有時候,我們寧願,杜普蕾是和女小提琴家奴娃一樣死於飛機失事,再轉瞬間不省人事而不是讓“多階段肌肉硬化症“一步步啃蝕她璀璨的青春生命。從發現手指逐日僵硬到抱著大提琴都無法再台上保持平衡因而告別舞台,直至因神經萎縮而殞世,癱瘓在輪椅上的十五年,對這位藍眼金髮五尺九吋的天才而言,那是一段多麼凄辛難熬的時光?天才的履歷表總是始於幼年,大提琴是四歲時聽到BBC的廣播後,央求父母買的“像那樣有趣的樂器“。“十七歲以前,大提琴是我唯一的朋友。“這位有著法國名字的英國才女平時羞怯內向,然而當她帥氣的脫掉毛外套,轉身奏出德佛札克協奏曲的第一個音時,氣魄雄渾的琴音卻讓一起錄音的芝加哥交響樂團大提琴手嚇了一大跳。曾經來台的麥斯基二十年前聽到她的“註冊商標“艾爾加的協奏曲後,被那深沈傷懷愛恨分明的琴音所震撼:“為了怕潛意識裡不自覺的模仿杜普蕾以致無法超越,多年來此曲的錄音猶豫再三。“即使1990年終於完成錄音,他仍舊認為杜普蕾的詮釋是無可取代的。1967年杜普蕾和鋼琴家巴倫波英初次相會於傅聰家裡,兩人迅即結婚,當時這對金童玉女被視為是繼舒曼與克拉拉之後音樂使上最完美的組合。當BBC記者詢問丈夫對妻子音樂天分的看法時,巴倫波英回答:“這很難形容,有時她難懂,我常常覺得我們一般凡人實在配不上她。“1965年的美國首演,紐約的報紙描述:“聽聽她那像天使在呼吸的弱音!光用技巧完美無暇還不足以形容,她的演出簡直叫人意亂情迷啊!“紐約時報的筍柏說格:“杜普蕾擁有一種超乎技巧層次的罕異特質,那是一種特殊的傳達能力。“這股常人所無的音樂感染力,應是預支了生命的一切能量將其傾注於琴弦之中吧?天妒英才,璀璨卻短暫的綻放後,杜普蕾的演奏生命如花朵般轉瞬間的轉瞬間凋逝。如果陽光像你招手,那你就接受它的邀請,去熱愛它那金色的光輝吧!!

馬友友
如果國內再來辦一場票選心目中理想的大提琴演奏家,筆者以為冠軍該是非馬友友莫屬。倒不是因為黑眼珠黃皮膚的關係,而是他在台上極具親和力的丰采,以及從音樂中傾洩而出的深度內涵,讓人不得不將手中的一票投給他。 論演出、錄音的活躍程度,出生於1955年的馬友友無愧可以成為中生代的頭號大提琴演奏家。為開拓自己的視野,在尚未踏入音樂圈前,他在哈佛主修人文;將音樂演奏視為終生職後,更勇於擴大自己在演奏上的彈性,從古典音樂,到爵士、流行,甚至是日本、非洲等世界各地不同性質的音樂,都是他樂意挑戰的目標。相較於羅斯托波維奇在琴技與力度上的展現,馬友友無疑在音色曲韻上更勝這位前輩一籌。正因為他有如此纖細、煽情、又溫柔的優美音色,往往在拉奏抒情一類的作品時,其豐富的細節與清晰的紋理,往往更能動人心弦。 馬友友今天之所以能享有高知名度,筆者以為他綜合了先天的優異天賦,良好的音樂學習環境,以及後天努力經營的舞台魅力與音樂內涵,稱他為實力堅強的明星級藝人,事實上一點兒也不為過。

張漢娜
「韓國的小女生,都像妳們這麼天才嗎?」繼張莎拉之後,張漢娜的出現,讓我們忍不住要這樣問。 現年十三歲,才是國一的年紀,韓裔的張漢娜已經成為樂壇的一顆大提琴新星。三歲開始,她由作曲家母親啟蒙學鋼琴,三年後改學大提琴,隨即進步神速,使得她八歲那年就登台做職業演出,並在電視上亮相。九三年,她舉家由韓國遷往美國,並進入茱麗亞音樂院Pre-College成為Aldo Parisot的學生。 當大提琴家麥斯基聽到她的演奏時,驚訝於她的天賦,遂給予她獎學金參加他在義大利Siena的大師班。九四年十月,小小的張漢娜在巴黎舉行的第五屆羅斯托波維奇國際大提琴比賽當中得到首獎,更是讓老大師驚為天人:「我在她這年紀時都沒她拉得這麼好。他音樂的成熟度與情感實在太好了,如果把眼睛閉上,你一定以為你在聽一位二十五歲音樂家的演奏,這是我以前從未聽到過的。」獲獎後,愛國團結的海外韓商還聯合起來,從米蘭買了一把1757年的Guadagnini名琴送給她。 張漢娜目前是紐約Rockland County Day School的學生,除了茱麗亞的課程之外,她目前還私下與麥斯基及羅斯托波維奇學習。雖然年紀輕輕就成為EMI力捧的專屬藝人,首張專輯羅斯托波維奇還特別為她跨刀助陣,但張漢娜仍然以相當自然的態度面對未來,並不認為自己有多特殊。「我覺得當平常人沒什麼困難,」十月將登上卡內基廳的她說:「我本來就很平常啊!」

柯亨(Robert Cohen)
1959年生於英國,他八歲就獲得Suggia Prize,1969-1976年間隨William Pleeth(美藝三重奏的大提琴手)學習,1975年與杜普蕾、羅斯托波維契學琴,十二歲在倫敦首演,1978年贏得紐約國際青年協奏曲藝人大賽,以及檀格塢皮亞第果斯基大獎。1981年贏得捷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大賽。柯亨的造型相當新潮,他將落腮鬍修得又短又整齊,而且喜歡帶一頂帽子,深情大眼彷彿會放電。他喜歡演奏英國作曲家的冷門曲目,選曲方面與他的造型一樣有特殊的品味。原本所使用的琴是史特拉瓦第,不過1991年在蘇富比目錄上購入1723年份的羅馬David Tecchler「Ex-Roser」琴後,就將史特拉瓦第賣掉,目前就用「Ex-Roser」琴。柯亨在1993年在Argo灌錄第一張唱片,愛爾加大提琴協奏曲(英國銷售超過20萬張,馬克拉斯指揮),1994年錄Bliss大提琴協奏曲(Wordworth指揮),1995錄華爾頓大提琴協奏曲(李頓指揮)、Feldman大提琴協奏曲(泰頌湯馬斯指揮)。未來將在Decca錄布瑞頓無伴奏大提琴,大提琴奏鳴曲。

哈諾伊
能在國際樂壇上喊得出名號的女大提琴家並不多,年輕早逝的杜普蕾是一個,剛以天才神童竄出的張漢娜是一個,還有一個就是正要往事業巔峰走去的哈諾伊。 與杜普蕾的清純可親相較,哈諾伊給人的就是充滿活力的現代時髦女性;但是這兩位曾經既是師姐妹又是師徒關係的女性,卻在音樂演奏上與外型相左。細膩溫柔是哈諾伊的音色,反倒是杜普蕾有著揮灑自若的犀利暢快。自以色列移民至加拿大後,哈諾伊以女性化的演奏風格,分別在1978年的蒙特利爾交響樂團比賽、1979年的加拿大國家音樂大賽、1982年的紐約Guild演奏家大賽中以過五關斬六將的方式,迅速累積起自己的名聲。其中最優異的成績要算是數度拿下加拿大朱諾獎的最佳獨奏家。 同時朝向流行與古典方向發展的哈諾伊,在東家RCA的栽培下,開始累積大量廣泛的大提琴經典曲目。如同她對自己的演奏有自信般,在唱片裡的哈諾伊運弓是那樣的浪漫煽情,造句是那樣的流暢動聽,特別是古典小品與跨界音樂的詮釋,總是有她鮮明的個人風格。才三十出頭的哈諾伊,正是要把事業向上的衝的時候。祝福妳,美麗性感的哈諾伊。

 

伊塞利斯(Steven Isserlis)
1
958年生於英國,日後就讀倫敦國際大提琴中心、美國俄亥俄州歐柏林學院,曾師事JaneCowan,曾獲得皇家愛樂協會年度器樂家獎,以及1993年的皮亞第果斯基大獎,而JohnTavener「The Protecting Veil」的美國首演也是由他擔綱。伊塞利斯一頭長捲髮,外表看來內斂保守,臉上經常有一種略帶憂鬱的表情。他的演奏曲目極廣,從巴洛克到現代無所不包,使用1745年的Guadagnini琴,羊腸琴弦使得琴音聽起來特別甜潤。他不刻意用顫音、滑音而讓音樂聽起來更自然、更有生命力,音量雖不大但是富有感情。伊塞利斯錄音最早發跡於Hyperion,錄過布拉姆斯的奏鳴曲、馬替奴的協奏曲、佛瑞等法國作品;之後在Virgin也錄有不少唱片,與Hickox、賈第納、李頓等指揮都有合作,目前他是RCA專屬藝人,經常錄一些偏冷但是悅耳動聽的大提琴作品,最新力作是「遺忘的浪漫」,裡面就收錄不少難得一聽的「冷曲」。在拓展大提琴的錄音曲目上,伊塞利斯的努力可說相當傑出,在詮釋上他也走出一條不同於古樂的拘謹,也並非燦爛炫技的新路線,為愛好大提琴音樂的朋友另開了一扇窗。

朱利安•洛伊•韋伯 Julian Lloyd Webber
跟寫音樂劇的Andrew Lloyd Webber有關係嗎?是的,他們有血濃於水的兄弟關係。我對Julian Lloyd Webber有深刻的印象是因為他新近的一張「Cradle Song」專輯,這是特別為他的兒子-David所作的搖籃曲專輯。簡潔的小品旋律,喃喃地道出為人父的喜悅之情。 加盟Philips十年有餘的Julian Lloyd Webber與席夫(H. Schiff)同為該公司的兩大支柱。一直不斷有新作問世的他,其演奏、改編、指揮的多樣才華,被視為當代英國境內最活躍的大提琴演奏家。曾追隨傅尼葉學習的Julian Lloyd Webber,不以炫技為最高指導原則,演奏中總是蘊藏著豐富的細節,頗有乃師之風。從他積極的涉略各時代作品來看,如奧乃格、Miaskovsky一類的冷門曲目,與英國作曲家的作品,都經常被網羅在他的專輯錄音中。至於在非嚴肅音樂方面,Julian曾以「Lloyd Webber Plays Lloyd Webber」(Philips 426484-2)演奏他兄長Andrew的音樂劇名作,兩兄弟在樂壇的成就,可說是各有一片天地。

麥斯基
看過麥斯基現場演奏的人,很難不對他的造型留下深刻的印象。留著落腮鬍,蓬鬆的長髮在腦後綁成一個小馬尾,另外特別引人注目的是,他身上由三宅一生設計的服飾--有時是胸前開襟的鮮黃色絲質襯衫,又有時是像星際大戰中黑武士般的盔甲裝。 米夏•麥斯基(Mischa Maisky)一九四八年一月出生於拉脫維亞的首都里加(Riga),由於母親希望她的孩子們都能走上藝術家之路,因此麥斯基從小便學習大提琴。他首先進入里加音樂院學習,十七歲轉到列寧格勒音樂院。一九六六年,他在柴可夫斯基大賽中獲獎,引起了裁判羅斯托波維奇的注意,隨後便到莫斯科音樂院跟羅斯托波維奇繼續研習。一九七二年麥斯基獲准離開蘇聯,七三年,麥斯基獲得佛羅倫斯國際卡薩多大提琴賽首獎,不久之後便在紐約卡內基廳,與史坦柏格/匹玆堡交響樂團合作演出協奏曲。音樂會後,一位老先生深受感動,將自己擁有的一把十八世紀蒙塔瓜那(Mantagnana)琴慨然相贈。 除了羅斯托波維奇之外,麥斯基有幸與另一位大提琴泰斗皮亞第果斯基(GregorPiatigorsky)學習。一九七四年他前往加州跟隨皮氏學了數個月,成為大師最後一位弟子。 麥斯基的演奏在熱情外放的風格中不失細膩,他目前已經成為中生代大提琴家中的頂尖人物。

莫克(Turls Mork)
1961生於挪威的Bergen,起先由父親啟蒙,之後進入瑞典廣播音樂學校與Frans Helmerson習藝,以及拜奧地利的Heinrich Schiff、莫斯科的Natalia Schakowskaya為師,1982年他成為斯堪第納維亞人在柴可夫斯基大賽奪獎的第一人。莫克與奧斯陸愛樂關係密切,1989他的逍遙音樂節首演就是與該團合作,1992年與柏林愛樂首演的指揮是葉維。莫克的外型看起來冷靜,略有禿頭跡象他的音樂特色是運弓充滿能量,琴音飽滿豐實,是一種硬調子的浪漫溫暖。目前所用的琴,是由挪威SR銀行商借出的Domenico Montagnana(1723威尼斯)。錄音方面,過去曾在Simax錄過高大宜無伴奏、與奧斯陸愛樂合作德弗札克大提琴協奏曲、與挪威室內管弦樂團合作海頓大提琴協奏曲、與鋼琴家J-Y Thibaudet合作葛利格與西貝流士作品、與Juhani Lagerspetz灌錄布拉姆斯大提琴奏鳴曲以及改編歌曲、與倫敦愛樂錄蕭斯塔高維契一、二號大提琴協奏曲。最新錄音則是拉赫曼尼諾夫以及米夏可夫斯基的奏鳴曲,伴奏還是J-Y Thibaude。

 

 

羅絲頓(Shauna Rolston)
1
967年出生於加拿大亞伯特省的愛德蒙頓,後來全家遷居到班夫。她的父親是小提家Thomas Rolston,母親是鋼琴家Isobel Moore,從小一家便經常舉行家庭三重奏,也因此奠下羅絲頓的音樂基礎。她參加過Zara Nelsova、Janos Starker、Tsuyoshi Tsutsumi、GabrielMagyar、Leonard Rose等人的大師班。也曾在英國布列頓皮爾斯學校,師事傅尼葉與William Pleeth。在耶魯大學師事Aldo Parisot。1986年獲美國音樂雜誌值得期待的年輕藝人,也曾獲亞伯特省的國際傑出成就獎。首張錄音是十六歲,在CBC可以看到她的錄音。她經常與加拿大樂團合作,另外像聖路易、倫敦、紐約、阿姆斯特丹、布達佩斯、日本、義大利等地的樂團也多有合作。羅絲頓是繼杜普蕾、哈諾伊之後令人期待的女性大提琴家,她的琴技與她的外貌一樣出色,如果說將杜普蕾形容成淒美的黃花、哈諾伊是濃郁的蜂蜜、那羅絲頓就是令人期待的含苞蓓蕾,充滿了無限的可能性。目前國內可以買到她的唱片只有兩張,最新錄音是艾爾加大提琴協奏曲、柴可夫斯基如歌的行板等曲,從音樂可以聽出羅絲頓「超齡」的音樂思想,冷靜中有沈鬱,大師體味淡淡地飄出。

奧地利大提琴家席夫(Heinrich Schiff)
出生於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十八日,他的雙親都是作曲家,雖然父母並不在意他是否一定要繼承衣缽成為一位出色的音樂家,但他還是走上了音樂之路。席夫起初以鋼琴啟蒙,九歲起開始學大提琴,席夫自述在他學習大提琴的過程當中,他的老師法國大提琴家Andre Navarra對他影響最深。「只有偉大的老師能給學生自由的空間讓他們發展出獨特的個人風格」他說,「我的琴音也許聽起來不像Navarra,但是你只要看我演奏時的運弓與指法,就知道是誰教我的。」 一九七三年,席夫首度於維也納與倫敦演出,一九八三年則登上紐約舞台。由於父母都是作曲家,他自小耳濡目染,對現代音樂習以為常,因此相當熱衷於推廣現代音樂。他曾多次在作曲家親自指揮下,演奏魯托斯拉夫斯基的大提琴協奏曲,而許多作曲家也寫曲題獻給他,由他首演的作品,包括了Bernd AloisZimmermann的大提琴協奏曲(1984年倫敦首演,並且在Philips由Michael Gielen指揮下灌錄此曲)以及Hans Werner Henze的七首愛之歌(1986年)等。 自一九八○年代中期起,席夫開始客串指揮,目前是以大提琴兼指揮的雙重身分行走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