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傳統建築歷史源流

演講者:劉寧顏

演講時間:民國875

一、前言:明末清初,來台拓墾之先民,大部分來自閩南、粵東。所以台灣傳統建築為閩、粵系;屬於南系的中國建築,雖然與代表中國建築之北式宮殿式建築有異,但兩者之寺廟建築之殿宇均蓋在基壇上。結構、布局都講究對稱之美,主殿與配殿亦有高低之限制等,是我國建築體系之特徵,與儒家文化息息相關。

台灣西部河流均為東西向,致早期南北之陸上交通不便,必須靠船隻往來。傳統建築之材料以就地取材之土為多,較講究廟宇或宅地之石材、磚瓦、杉木都運自閩南,匠師亦請唐山師傅。為防潮濕避免土之損壞及節省昂貴之紅磚,連霧峰林宅之宮保第與淡水鄞山寺之正面也用斗砌法牆壁,是最典型台灣傳統建築之一大特色。

二、早期之傳統寺廟建築:來自拓地闢荒之先民,早期伐木、割草、坋土或用土造屋居住或蓋小廟。茅屋或土厝大部分是懸山頂(南部)與硬山頂(北部)為多。

目前,早期先民蓋建之茅屋小廟皆淹沒。台北縣林口鄉福村,有一座用土興建之小型義民廟。雖然無柱子,也沒有窗,更談不上任何雕刻等裝飾;但柔和的屋面還是有點閩南建築特色,可做為鄉村獨屋式小廟之代表。市區內之寺廟建築,則以康熙二十三年(一六八四)創建之鹿港興安宮為代表。此廟因受街道地形及緊鄰民宅之限制,未設廂廊,僅有兩進之簡陋廟宇;但其屋簷下仍有一對吊筒,墀頭上亦鏤置一對石獅。唯一之缺點是未將地基填高,也可證明早期因限於財力,只能順著市街搭建,其燕尾之屋脊,兩端翹起,脊堵之下馬路上有灰泥塑造之雙龍拜珠等裝飾,屋簷兩隅亦微微的向上彎曲,顯得樸素莊嚴。

乾隆年間,台灣與大陸間船隻往來頻繁,各地奉祀海神之媽廟組紛紛翻修,廟宇遂出現以泉州白石鏤裝之石彫裝飾。例如創建於康熙元年(一六六二)、乾隆三十年(一七六五)及四十四年(一七七九)復修之台南開基天后宮,其前殿與正殿之中央為拜亭,其兩側為龍、虎井,這種格局也是早期廟宇特徵之一。正殿神龕前有一對花崗石之龍柱,柱礎是大鼓型,龍與圓柱雕成一體,無任何空隙,龍腳踏在浮雕之雲朵上,另有寶珠鑲置於龍頭前外沒有其它裝飾,龍腳有三爪。筆者蒐集了近百對台灣寺廟之龍柱資料,並作比較分析,認為此對龍柱可能是乾隆三十年彫製,是台灣最古之龍柱。

創建於永曆年間,康熙二十九年(一六九0)重建,五十六年(一七一七)大修,雍正五年(一七二七)列入祀典之台南祀典武廟(俗稱關帝廟、或大武廟),因非航海之神,商賈未捐添龍柱。惟由其大鼓型花崗石柱礎觀之,得知現在之規模是清初之建築。其柱礎未曾更換,更能證明該廟宇自清初修建以來未曾改築。雄偉之牆壁、柔和而優美屋頂曲線、紅磚之色調,是大家共同記憶的台灣傳統寺廟建築。

鹿港龍山寺創建於乾隆四十一年(一七七六),乾隆五十一年(一七八六)遷建於現址時,由八郊(泉郊、廈郊、敢郊、油郊、糖郊、布郊、染郊及南郊)鳩資,遠自泉州購建材。並延聘唐山名匠師,仿照泉州開元寺之格局興建。經道光九年(一八二九)舉人林延璋暨八郊率眾重建,至十一年二月完工;第二次修葺在咸豐八年(一八五八),此兩次之修護,增添了五門前及大殿前兩對精美之龍柱,柱礎到了道光年間,已變成有腰身(俗稱花籃珠),又有動、植物之浮雕裝飾。五門內戲台上精巧之八角型結網(藻井)亦是於道光十一年(一八三一)完成,是台灣廟宇最早之藻井。又歇山頂重簷是山門之優雅造型,採用十二根柱子及較矮柱礎之造型,由於其大小比例處理的恰當,為一流唐山師傅之作品。其屋脊上僅於脊堵有泥塑簡樸之裝飾,也是早期傳統寺廟建築之風格。

龍山寺的格局是四進三院,第一進為山門,第二進為內門,因有五個門,又稱為五門或午門。正殿是歇山頂,共有九條屋脊之重簷燕尾式殿宇。後殿的格調和其它殿宇不同,因日據時期一場大火,後殿燒毀。民國二十五年十一月興工重建,至二十七年十二月竣工。雖然以台灣傳統寺廟建築型式興建,但其風格卻受日人之影響,特別明顯的是建材全部用檜木。木彫之手法,可感到日人喜愛之立體的造型。同時所有木彫與樑、柱均未彩繪,僅漆透明漆,有日人素木彫之白木殿建築;神龕是日式者,是文化交容、混合之證明。

至於龍山寺之兩廊,因光復後為某紗廠佔用作工廠,民國四十一年又被充為鹿港初級中學教職員宿舍,受到很大的破壞。六十三年重建成現況,其卷棚式無脊堵之建築,在台灣傳統寺廟建築之廂房是少見。又壽樑用方材(俗稱角材),在閩南式建築亦屬孤例,尤其其柱礎--竹節珠與木柱之直徑不一致,亦值得商榷。

經過乾隆半個世紀以上安定,郊商發達,促使台灣經濟繁榮與社會富饒。此時修建的廟宇,不但規模較大,而且木刻、石彫均相當進步。尤其道光、咸豐以降,廟宇屋頂之脊堵、垂脊及牆壁上,每有剪貼或交趾陶等頗具藝術價值之裝飾出現,這也是台灣傳統寺廟建築之一大特色。

淡水鄞山寺又稱汀州會館,道光二年(一八二二)創建後,經咸豐八年(一八五八)及同治十二年(一八七三)兩次重修,是目前保存相當完整的一座清代中葉典型的中型廟宇。其建築已從深長式的寺廟,變成四合院式的廟宇。前殿正面斗砌之紅磚牆壁(是用土與寸二磚順丁相砌,外表示紅磚晼A但堶惜j部分是土),為兩殿、兩廊、兩廂之廟宇建築。屋脊曲線柔美,泥塑、剪黏、木彫、彩繪均佳。前殿之龍柱是圓型,住上繞著單龍,右柱上刻有「道光三年吉旦」字樣,龍腳與柱彫成有空隙,柱礎是圓型花籃珠。大殿前之龍柱是八角柱,柱礎也是八角型而有腰身之花籃珠。值得一提的是柱礎下之磉石凸起之造型為罕見。

台南縣學甲鎮慈濟宮,為乾隆九年(一七四四)創建,咸豐十年(一八六0)重建成三進式廟宇,是時聘請交趾陶名師葉王負責塑燒,共有二三八件嵌裝在各殿。民國六十五年以後,增建鐘鼓樓及宮殿式保生賓館並整修廟頂,至於大殿垂脊末端之剪黏,可能當時增添者,民國七十一年興建慈濟文化大樓。

台南佳里震興宮,為康熙六十年(一七二一)創建。同治七年(一八六八)重建時,亦聘請葉王塑製交趾陶;有紅毛番抬大樑、八仙過海、博物珍玩等廟飾藝品多件。至於前殿兩側之鐘鼓樓,可能是民國五十四年所增建。

佳里金唐殿,創建於康熙三十七年(一六九八),嘉慶二十三年、咸豐五年、民國十七年修葺,尤其民國十七年整修時,延聘汕頭名剪黏師何金龍來台,負責廟宇之裝飾。他將廟宇之交趾陶悉數換成剪黏,垂脊上之剪黏栩栩如生。

光緒元年(一八七五)至光緒二十一年五月七日,是清代二百一十二年對台灣最有建設之時期。從台灣的建省、築台北城、鋪設基隆至新竹之鐵路、創立學堂等頗有建樹。此期間台北興建之寺廟有孔廟、武廟、天后宮、城隍廟、谷三廟、魯公廟等極具規模,可惜均在日據時期被拆毀。唯一在光緒十四年(一八八八)重建之台北縣新莊之廣福宮(又名三山國王廟、俗稱客家廟),仍保存得相當完整。

新莊廣福宮可算是清代之後,及光緒以後的代表建築。該宮建於康熙末年,因先後遭新莊兩次大火,廟宇燒毀。光緒十四年陳朝國等斥資,由唐山師傅曾文珍主持重建,至光緒十六及十七年,始豎立大殿及三川殿之柱石,整個廟宇完成於清廷割台之前。

廣福宮因遭兩次回祿,重間之廟宇全部採用觀音柱石,三川殿前簷一對圓形龍柱造型很特別,可能是乾隆四十五年(一七八0)修建時雕置者:柱礎下之磉石和淡水鄞山寺者一樣凸起之造型,也許是客家匠師之作品,重建前之廟宇或許較低,所以其龍柱亦較短。此次重建再用它因不夠長,致龍柱上端另加木刻蓮花狀柱頭裝飾。大殿前一對八角型龍柱,雖然未刻年代,由龍柱上端雕有八仙,又下端之水紋處雕成球狀,就得證明是嘉慶以後之作品,亦即是光緒十數年重建時鑲製者。

廣福宮大殿前天井邊的牆壁上,向外開鑿約兩公尺、寬一點五公尺之大玻璃窗,是日據時期皇民化運動時,日人強迫添增的。該窗框外側尚遺留有剪剩之鋼筋,此乃日人崖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因戰略物資缺乏,曾於昭和十六年(一九四一)八月二十日公布「金屬類回收令」,台灣總督於同年十月一日,以第一八六號府令公布「金屬回收施行細則」,強迫台灣同胞繳出所有鐵、銅等金屬品,以利鑄造兵器。(可惜已於民國八十四年修護時將它封閉)

廣福宮是台灣唯一未油漆之白木殿傳統寺廟建築。據住在廟裡的劉張心富女士表示,該廟於光緒二十一年重建完成時,本斥資一百九十銀元準備油漆,惟五月間日軍進入台北盆地,大家爭相逃難。俟局勢穩定後,該筆款項已在動亂中不知去向,加以新莊之客家人都遷居中壢,至迄今未油漆。至於神龕之油漆,則是民國六十八年間,由信徒捐獻新台幣八萬元完成的。

廣福宮是清代台灣割讓日人前,我先民最後興建之廟宇。台灣建築史作者李乾朗教授曾謂:「廟宇建築忠實地記錄了台灣的歷史。」由廣福宮的造型及修建歷程,足以證明此言不虛,換句話說,古寺廟建築不但傳遞先民的思想給我們,同時也是最忠實的歷史見證人,此廟重建完工迄今已逾百年,仍然保存台灣傳統寺廟建築之原貌,頗有研究價值。其純樸幽雅及莊嚴肅穆的格調,令人發思古之幽情。

至於較富有之民宅建築,以台北市基隆路三段的義芳居古厝可作代表。此座於光緒二年(一八七六)以斗砌法建造之三合院民宅,其防禦系統嚴密,共又二十四個槍眼,是一大特色。

三、日據時期之廟宇建築

民國前四年(一九0八)四月,基隆至高雄之縱貫鐵路開通;民國元年(一九一二)十二月,阿里山線鐵路亦通車;民國六年宜蘭線及屏東線之鐵路均已竣工。台灣之產業已有起色,致各地之寺廟紛紛修護或重建。

日人統治台灣五十年間,因興建傳統寺廟匠師,脫離了唐山種種規矩與限制,衍生出台灣獨特之寺廟風格,並建造不少日式神社及佛寺,也出現了中、日式或中、日、西式合璧之廟宇建築。

以台北市保安宮及龍山寺為例,兩座寺廟均為清代中葉以前興建者,其原來之建築格局,均受了儒家之影響。 整座寺廟各殿配置有尊卑之分,高低有序:大殿(主殿)最高,兩廂(廊)亦比後殿之邊間為低。但到了民國六年(一九一七)九月,陳應彬匠師修建保安宮時,在大殿前左右兩廂原有紅瓦屋頂上,添建四角型歇山頂重簷之鐘樓及鼓樓,全部工程至民國八年( 一九一八)十一月竣工。又泉州惠安溪底派師父王益順,於民國九年(一九二0)一月動工修建龍山寺時,亦在大殿前左右廂房屋頂上,加建六角型重簷之鐘樓及鼓樓,至民國十三年(一九二四)三月完工;上述各該鐘鼓樓與大殿一般高,在傳統的廟宇是看不到的。(可能受到台北市東和禪寺鐘樓(一九一0年建)之影響)鐘鼓樓在我國傳統寺廟建築之布局,大都單獨蓋在主殿前左右兩側,但保安宮及龍山寺者均建在廂房之屋頂上;不但破壞傳統高低有序之美觀,又不實用,僅成裝飾品而已。大龍峒保安宮及艋舺龍山寺之大殿內仍懸掛著鐘與鼓,平時都使用大殿內之鐘鼓,鐘鼓樓形同虛設變成廟宇之死角,至為可惜!

台南縣白河鎮大仙寺,創建於康熙四十年(一七0一),目前該寺之大雄寶殿建築是民國四年(一九一五)改建,至民國十年始告落成者。因陳應彬師傅參與大雄寶殿之興建,所以其大木結構是台灣傳統建築。惟其屋脊是水平,日式重簷歇山頂,屋瓦亦用灰色日本瓦,屋簷下可看到一排正方形北式椽木(桷仔)。此種中日混和式寺廟建築,為台灣寺廟建築之孤例。

彰化南瑤宮是創建於乾隆三年(一七三八),其觀音佛祖殿為民國元年至五年興建之中、日、西混和式之廟宇,其龍柱上面加希臘式柱頭,西洋式欄杆、銅板之西式天花板;中、西裝飾風格之神龕及日本瓦之屋頂,是非常特別。

此外,台中縣后里鄉毘盧禪寺,創建於民國十七年,至十九年落成,是洋式廟宇。

日人在台灣各地興建了無數之日式建築之佛寺及神社,現存者在台北市有林森南路之東和禪寺鐘樓,是民國九年動工興建;民前三年所建在酒泉街之臨濟護國寺;在西寧南路,民前二年興建之法華禪寺;在忠孝東路,民國十四年創建之善導寺大雄寶殿;在嘉義縣阿里山有慈雲寺。神社建築現存有桃園縣忠烈祠,民國二十七年興建。

我們的先民在異族的統治下,仍然興建或重建了很多傳統台灣的廟宇,在此不再一一介紹。值得一提者為台北市大龍峒孔廟。

現在之台北孔廟,為民國十六年(一九二七)開工,至民國二十八年(一九三九)完竣,係聘請唐山師傅王益順設計興建。曲線燕尾的屋頂,柔和的屋面,細部建築如屋頂、屋簷、屋樑、牆壁等,均以五彩瓷片剪黏,嵌上交趾陶或雕刻裝飾-生動的人物、動、植物等,實為台灣傳統寺廟建築。

從台北孔廟,不難發現其建築之特徵,如廟宇朝南,黃色琉璃瓦、柱子、門窗上均未刻寫對聯,正門(櫺星門)、儀門經常關閉;大成殿比廟埕高一公尺餘,其屋脊上兩支通天柱(亦稱藏經塔)尤為顯著。如果仔細觀察思考,當可發現與孔子學說有微妙關連。

孔廟正面隔以「萬仞宮晼v,入廟需從黌(西邊門)或泮宮(東邊門),再過禮門或義路,可知台北昔日無狀元。舊俗須當地有狀元及第者,使得建造正門-狀元門,並開正門迎接狀元入廟祭祀。又暗示為須通過五經,欲達到孔子理想,並無捷徑,唯有進黌(古時學校)門或學搖泮宮(古時學官名)研習及修行禮義之途。欲考取狀元,亦唯有奮發勤學,否則彷彿徒手想越萬仞宮晼C具有鼓勵後進力圖自強之含意。

大成至聖先師之博學與至德,無所能名,故楹柱、門庭均不若其他寺廟刻寫對聯或詩詞。因此一進孔廟,即令人格外清雅莊嚴;似乎暗示孔子之實踐哲學,不僅傳授知識,更注重人格道德之培養與實踐,身教重於言教,嫌惡空談與標語式作風。

大成殿屋頂之「通天柱」表示孔子之道德哲學,不僅單求道德的真理,而須謀求符合宇宙大法之實踐哲學,唯有孔教始能通乎天意。根據史料,朱熹任福建漳州之府時重修孔廟,以夫子德配天地,道貫古今,人格道德與天相通,故在大成殿上豎立兩根「通天柱」。民間或傳:又稱「藏經塔」,因秦始皇焚書坑儒時,若干儒家為保存經書,建造煙囪之藏書塔匿經書,始免被毀。故孔廟屋頂建築此「塔」,以紀念云云。

通天柱下方有龍頭魚尾(或做鴟吻、古時亦稱虯尾或蚩尾),始於漢朝,當時宮殿多火災,術士沿海中有蚩尾,似鴟,激浪則降雨,遂作其像於屋脊,以避火災。盛行於六朝和唐朝,但到了五代、宋朝後變成魚形。孔廟是仿古代宮殿建造,所以除正殿、正門使用黃色琉璃瓦外,屋脊上也有鴟尾,這是道教與佛教寺廟所沒有的裝飾,也是孔廟建築之最大特色。

大成殿之垂脊上,類似鴿子型之鴟鴞,據民間傳說,是意味者孔子之大倫語道德教育,連鴟鴞(兇惡之不肖鳥)也來排列聆聽,更能表達其有教無類之精神。

至於大成殿前丹墀下方之螭陛,此種裝飾原見於宮廷,民間則不可妄用。因孔子在唐玄宗十被封為文宣王,有了帝王身份,所以大成殿前面也可設此雕刻,已是尊崇。又據傳說:古時只有新科之狀元及第者,赴孔廟祭孔時,才有資格從台階中央踏螭陛之龍頭走向大成殿,平常的人絕不敢這樣做,可見古時考上狀元是多麼光榮。

日據時代改建之澎湖馬宮公城隍廟,是值得討論的廟宇。該廟宇於乾隆四十四年(一七七九),移建至現址。民國二十四年四月聘請謝自南匠師設計,興工改建至民國二十二年四月完工。

據參與重建工程之蔡來師傅稱,城隍廟大木匠師由謝江總監督,謝自本、謝自東、謝自西,等均參與,石作由唐山師傅「木師」負責,鑿花亦由唐山師傅「龍師」負責,剪黏為莊振墊師傅,彩繪由黃文華師傅,土水師為莊銅負責,蔡來本人當時是其學徒。

馬宮城隍廟之構件之特色有:石作梭柱造型之誇大,廟門(三川殿)石作柱樑及堵彫之精緻,木彫裝飾頗有趣味外,正殿與拜殿之中央有軒廊。又軒廊之中央明間部分,即神龕前之桁(楹)木,有六支是前後直排,致其屋面變成軒廊脊與此正中央另有一屋脊,前後直接伸入正殿與拜殿之間相交錯,十字形屋脊是最大的特徵。故其天溝之處要有相當的技術。類似屋面的作法,在馬公另有銅山武聖廟及水仙宮,均為同一時期改建之廟宇,是否都是謝自南師傅設計之工字殿宇?有待查證。

四、光復後廟宇建築

民國三十四年光復後,因宗教信仰自由,經濟繁榮,各地寺廟如雨後春筍。尤其「實施區域計畫地區建築管理辦法」後,須領有建築執照之建築師設計,而台灣傅統之閩、粵式寺廟建築,係我國建築之旁系(南系),學術界都以北方宮殿式建築作為我國建築之代表,因此建築師在建築科、系所學的都是我國北方系之宮殿式建築。改由建築師設計新建之台中市孔廟、高雄市孔廟、基隆市大佛禪寺、高雄縣佛光山寺等,都是我國北系宮殿式建築之廟宇。

民國五十二年修建台南延平郡王祠及五十五年修建台北景福門(東門)、麗正門(南門)及重熙門(小南門),均將屋面改建成北方宮殿式建築。延平郡王祠之柱礎亦部分改成北式較矮之柱礎,頗怪異。另外如宜蘭市五穀廟,原來優美之閩粵式傳統廟宇,一修建即將拜亭與牌樓建蓋成北方式建築,甚至將柱礎廢棄,改以西洋建築之結構,挖地基用鋼筋水泥柱,其柱礎亦以水泥塑造。北港朝天宮佛祖殿修建成屋脊為翹脊之閩粵式傳統建築,但屋簷露出北式建築正方形之椽木(桷仔)及角樑。台北艋龍山寺之圍暀]修成蓋上琉璃瓦之北式圍晼C

至於增建鐘鼓樓於前殿之兩側者,如大甲鎮瀾宮及新港奉天宮,類似兩支變大的蠟燭插在前殿兩端,實在不調和。嘉義城隍廟後殿改建為比大殿高;艋舺龍山寺及鹿港天后宮之牌樓蓋成比前殿高等,都是有悖傳統原則。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台北縣三峽祖師廟,已故李梅樹教授負責重建,迄今尚未完工。李教授以畫家之眼光突破傳統,其精彫細琢之石彫、木刻、銅塑等,頗有藝術價值,聞名中外,被譽為藝術殿堂。

此座創建於乾隆三十四年(一七六九)之祖師廟,從民國三十六年開始重建,可惜改建過程將一對優雅的龍柱亦予毀棄,換上非用鐵籠保護不可之「鐵龍柱」,不但不雅觀,也失去了神聖之氣氛。又號稱用傳統建築技術,以打榫而不用鐵釘興建,可惜其廂房竟用鋼筋水泥作屋頂,其上面有加蓋鐘鼓樓,似有悖傳統寺廟建築之比例。

建築不僅是藝術的一環,它顯示一個地區、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時代的文化特徵。在狹小的廟堙A有一百多支石柱,其殿宇之空間、比例等似有商榷之餘地。此外,道、佛不分之門神,壁堵上之銅彫有臥薪嘗膽、楊震說四知等,更證明,台灣寺廟建築已脫離傳統寺廟建築之規矩,而進入後現代的領域。

光復後重建之台南法華寺及由廖石成師傅設計興建之台北市行天宮、行天宮北投分宮和三峽行修宮,雖然均用鋼筋水泥蓋建,但整體之殿宇都按照台灣傳統寺廟建築之比例、規矩,其細部之處理也不流於粗俗,反可看出名匠師之風采。

五、結語

台灣傳統之寺廟建築,若摒棄最早之茅屋不談,則可以說以木造結構為主,土造建之小廟雖然所剩不多,然值得我們重視與愛惜。

修護古寺廟,重在維持原貌,不要除舊布新,而應以原來之材料,照傳統的技術和尺寸去修護,絕對不可改用現代之材料,配以主觀之想法,隨便抽換材質,變更形貌或添建。

近年來最常見者,將木柱改用鋼筋水泥柱,美麗的花崗岩石柱礎廢棄,改用水泥塑造洗石子或磨石子之現代假柱礎;甚至粗線條優雅的古龍柱,換上彫得層次分明又精細的「鐵龍柱」。樸素的屋頂和柔和有曲線美之屋面,亦被修建成用玻璃片剪粘、做假山、置宮殿、樹木、人物,連穿三點式時裝之美女也出現在寺廟屋頂;莊嚴肅穆之廟宇變成金碧輝煌,花花綠綠而顯得粗俗,且不倫不類!

明末至今,僅有三百多年歷史之台灣寺廟,由閩、粵移民搭建之小廟,慢慢地改建成翹脊燕尾之飛簷式寺廟建築。日據時期日人興建日式佛寺,中、日或中、日、西合璧之廟宇。台灣光復後,出現了北方宮殿式廟宇或南北混合式之寺廟,甚至公寓式廟宇。顯示了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及科技等各層面,對傳統寺廟建築之影響。寺廟,也忠實地反映了歷史人文。

問題:中國許多建築方法是否都已失傳?應該如何保存古老建築?政府提倡保存維護古蹟,是否也有培育這方面的人才?

回答:以日本為例,修築古蹟,不管是工匠或大師傅,必定要受過訓練,還要實地去看,去瞭解,幾年後,才有實際的機會去參與修築的工作。我建議中央政府,在小小的台灣,應瞭解所有的古蹟,並分長、中、短期,慢慢修補、維護。台灣現還有許多老師傅,將來似乎有在台南等地訓練老師傅。政府應該確實讓有能力、經驗的老師傅來從事這種工作,不要隨便讓其他建築商拓標工程。也不應讓老師傅失業。而且外國的公務員或政府官員都會看書充實自己,國家才有希望。

台灣民宅最精美的是「摘星山莊」,此山莊為一位曾參加太平天國打戰的武將林文財的手下大將得到別人的財富,到台灣後所建的山莊,「摘星山莊」在大陸福建也有,台灣方面的材料也是由大陸運來的。因為是武將的住屋,所以裡面的槍孔特別多,建築物也很特別,裡面的木雕、石雕也都是一流的,從前面到後面地勢漸高,後面的水溝是由鵝卵石排成的,相當漂亮。建築精彩的部分尚未被破壞。因為法令訂的不好,過去一、二、三級未能明確指出何者層次較高,故應改為第一級、第二級、第三級。過去人們不懂得如何保護古蹟,此為過去的教育問題,故從今起該做好教育工作、觀念、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