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語拼音論戰簡史
   

臺灣話的拼音系統由於來源複雜,因此標音方式也很多,有傳統《十五音》的三字切音式,有日治時代總督府所設計的假名式,有戰後國民政府設計的注音符號式,而最早也是最通行的仍然是教會設計的羅馬字,俗稱為「白話字」。

閩南語羅馬字初創於十七世紀初,最早文獻是1617年天主教的傳教文字,約與利馬竇發表《西字奇蹟》的1605年及金尼閣發表《西儒耳目資》的1625年同時。1837年基督教長老會麥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 1796-1857牧師發表了《福建方言字典》之後,用的是英語式拼音。直至1857Elihu Doty發表了《翻譯廈腔語彙》,拉丁式羅馬字拼音才誕生。但不同的傳教士之間拼法也不十分統一,直到二次戰後教會的羅馬字拼寫法才趨於統一、確定。

但教會羅馬字有一些缺點,戰後依時間順序有王育德、林繼雄、許極敦、洪惟仁、阮德中、陳慶洲、林央敏、黃元興、楊青矗、江永進、余伯泉……等分別依各人所見提出許多修改方案,有的主張大修,有的主張小修,可謂百花齊放、百鳥齊鳴,五彩繽紛,令人眼花撩亂,無所適從。不斷爭吵而沒有一套統一的音標方案來規範,無疑地將嚴重阻礙母語教育與臺語文化的推展。

有鑒於拼音意見的分歧,臺灣語文學會19917月成立,8月即組成「臺灣語言音標研究小組」,以學術委員會主任臺大黃宣範教授為召集人,訂定四原則:系統性、現實性、普遍性、方便性,及十項評判標準:社會性、文獻量、歷史性、符號普遍性、音讀普遍性、好寫、好認、好學、好注音、好做文書處理,對於自來所有不同形式的拼音進行評價。總而言之,一面要照顧傳統習慣、一面要照顧現代資訊化趨勢;一面要照顧到臺灣內部的互通、一面要照顧到世界的互通,一面要通俗易學、一面又要合乎學理。

經過三個多月的密集研討,最後選定教會羅馬字為臺語音標基礎方案,並經全票通過,就其不合以上四原則及十項評判標準的部分略作修改,又開了一場「臺灣語言音標方案說明會」徵詢各界意見,才決定了修改方案,定名為「臺灣語言音標方案」(Taiwan languages Phonetic Alphabet),簡稱「臺語音標」(TLPA),1992531日經第二次會員大會通過公佈。

1995年教育部為因應全國社會各界之需求,委請人文及社會學科教育指導委員會,研訂臺灣鄉土語言輔助教材大綱,以為編訂教材之參考。人指會接受委託,成立研究專案小組。研究小組基於電腦文書處理、接近通行的羅馬字,易學易認,尊重歷史等考慮,決議參考臺灣語文學會修訂之TLPA,並略作修改(把ts改成ctsh改成ch),向各界推薦。後來臺灣語文學會也通過追認教育部的修改。

1999112日教育部正式公佈了「臺灣閩南語音標系統」和「臺灣客語音標系統」、「臺灣南島語語音符號」。但民間仍然通稱為TLPA,唸成thoo-lú-pah

TLPA是由教會羅馬字系統略加改良,因此兩者大同小異,如聲調閏號(如á, n̂g)、鼻化音上標(如an)、元音開口的葫蘆點(o.)等部分加以修改(如á, n̂g改為a2, ng5an改為anno.改為oo)。經過改良的TLPA可以不必任何特別設計的電腦軟體,即可正確打出任何臺灣漢語的音節,並且臺語文的出版也不再有任何困難,尤其在網路上暢行無阻,不會出現亂碼。現在世界網路幾乎無所不通,凡超出26字母及數字的特殊系統都會造成溝通障礙。

其次是TLPA對教羅系統略作簡化,比如教羅ch(ㄗ)、chh(ㄘ),多出來的一個h是累贅,TLPA簡化為c(ㄗ)、ch(ㄘ);教羅合口音有兩個即u- /o-成互補分佈,如:ui, oe, oaTLPA修改為ui, ue, ua,只用一個u-介音,加以簡化。

2000年民進黨政府執政,2001年正式將本土語言納入國民小學正式課程,而拼音符號仍有爭議,未有共識。經過許多次討論與協商,2006117日教育部正式公告這個系統為標準的閩南語拼音方案,稱為「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簡稱「臺羅」。臺羅不但是一套具有傳承性、方便性、學術性的「音標」(phonetic alphabet),它同時也是臺灣閩南語的標準正書法(orthography)。

 
臺羅拼音在教學現場上可能遇到的問題
   

臺羅系統在語音教學上並沒有什麼困難,但勉強說有個小問題:

b, g, j這三個濁音符號,由於華語沒有濁音,在英語教學上長期被誤解為清不送氣音,即相當於華語的ㄅ、ㄍ、ㄐ,漢語拼音和通用拼音所以能夠得到支持便是順應了這個趨勢,臺羅沒有順應這個趨勢,在教學上可能遭遇一些困難。

但實際上,英語b, g, j三個音雖然沒有臺語那麼濁,標準英語卻是不折不扣的濁音,和清音是相對立的(contrast),b和英語speak的ㄅ音不一樣,它和閩南語、南島語一樣屬於濁音。漢語拼音和通用拼音把英語的b正式對應為清不送氣音ㄅ,並聲稱和英語一致,其結果不但使得學生的英語學不標準,即連濁音的濁度和臺語相當的法語、日語也學不準了。為了中國化,卻阻礙了全球化,實在是得不償失。臺羅採用世界通用的W系統,在這個系統教育下的學童,將來學習英語,尤其是日語、法語都能夠正確的掌握,採用臺羅可以導正學童的英語及其他濁音語言的發音。也就是說,臺羅雖然在現實上有反錯誤發音潮流的困難,就羅馬字教學的全球化而言,反而因為它的系統性質而更有利。